蟬時雨🌊

一个小透明/人体废上色废QAQ

【金枪】短篇 夏日遐想


在下文笔废
真的很废
所以求各位大佬轻喷

     这大概是迪卢木多来到迦勒底的四个月后。
     夏日逼近,透蓝色的苍穹点缀着一丝丝银蓝色的云彩,安详的太阳依旧耀眼的发出金色光芒,像极了吉尔嚣张的金发。
    迪卢木多好笑的垂下头,用手揉了揉头发
    “怎么就想起他了呢。”
   距那次圣杯之战也有段时间了,他找到了新的御主,有了新的同伴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     ”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。”
     迪卢木多似乎有些帐然若失的自言自语,就上次见面,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。
     “砰”
    冰凉的液体冲击着迪卢木多干燥的皮肤,刺激的他一个激灵,他无奈的笑了笑,转头看向一旁戏水的莫德雷德等人。
   “小莫玩儿水也要收敛一点啊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”,他尽可能的用一种比较吓人的语气道。
   “哈哈哈哈抱歉啊抱歉”
   莫德雷德毫无歉意,转头继续与斯卡哈等人奋战。
    一旁的玉藻前笑着调侃道:“不管怎么听,迪卢桑的语气都太温柔了呀,明明应该再气急败坏一点。”
    “我也尽力了呀”迪卢耸了耸肩。
    “biu——”又是一股水流,这次的范围颇大,将玉藻前和迪卢木多两个人淋的浑身湿透。
    玉藻前阴沉的转过脸,发现清姬不怀好意握着水枪。
    “臭小鬼们——今天我非要教教你们做人——”
    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。【啊?迪卢其实是爸爸?】迪卢低下头看着因为淋了水而变成半透明的衬衫。得赶紧去换一件啊。
     “呦,你这是怎么弄得啊,湿成这样”
      库丘林悠哉的啃着西瓜,自顾自的坐到迪卢木多身边。
     “吃么?”递过一块西瓜。
     “不了,最近胃不太好。”
     “啊是么。”
     沉默
    “话说你听说了么?”
    “master最近召唤了个新英灵。”
    “master不是每天都在.....”
    “好像是那个英雄王。”库丘林打断他的话。
     “唉?”
    迪卢木多愣住了,停下了整理衬衫的手,大脑仿佛在努力识别消化着库丘林刚刚所说的话。
     “英雄王...是那个吉尔伽美什么?”心中竟有些期待。
     库丘林点了点头
     “就是那个脑子有点毛病的死....嘶!”
     “叫本王么?”
    夏日的风干燥,闷热,却似乎夹杂着一丝太阳的味道和树叶的芳香。
    来人一头金色的灿烂的头发 ,伫立在迪卢面前,似乎要与太阳融为一体,炫目的使人移不开眼。
    库丘林抖了抖,见来者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身上,便识趣的收拾起瓜皮,去找archer。
    迪卢木多似乎并未反应过来,他愣怔的望着来人暗红的眸。
   这令英雄王很不悦。
   他擒住迪卢的下巴,戏谑道:“怎的,不欢迎本王?”
   迪卢木多回了神,轻声笑笑:“哪有。”
   英雄王上下打量了一下迪卢木多,几年不见,好像瘦了许多,扫视到身上,目光定格在了那件湿透的衬衫上,衬衫因沾水而变成半透明,贴在迪卢的身上,描绘出肩胛及腰腹诱人的轮廓,胸前的锁骨和两点可爱的红樱在衬衫间若隐若现。“真是勾人犯罪啊。”吉尔吞了吞口水,皱了皱眉:“怎么这幅样子。”
    “我...”迪卢木多支吾了下。
   “还是说,你在诱惑我。”
    英雄王红瞳眯成狭长的一条缝,欺身上前。
    “是时候让我来享受享受你了。”
    下一秒,迪卢就被打横抱起。
    “呜哇!”迪卢慌张的环住吉尔的脖子,英雄王低下头给予一吻。
   “怎么轻了这么多,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?”
   语罢,在一众英灵的目光下抱着迪卢木多大步穿过庭院。迪卢木多将羞红的脸埋在英雄王怀里,软软的低声说:“吉尔,不要这样~”
   莫德雷德等人大眼瞪小眼,感觉想汪的叫一声。
    玉藻前摇了摇头
    “现在的年轻人啊。”

     今天的迦勒底依旧很和平呢。

     
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11)